国际交流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» 国际交流

梦想叫你起床 

来源:     编辑: 刘蓝           浏览数:

 

蒙彼利埃位于法国蓝色海岸线上,从市中心到海滩边只有10公里多一点的距离。晴好天气时在会园里都可以看到海鸥,也能闻到咸咸的海洋气息。课间休息的时候,很喜欢一个人在小小的会园里行走,走上一个轮回,获得新的活力。这是我在蒙彼利埃的第七个月,回想起近一年半的生活,恍若隔世。

09年的六月份,本硕分流后的一天,在西农北会惬意的阳光下,突然感到了一阵迷茫。有个叫“梦想”的东西,和我渐行渐远。已经好久没有体验大清早一个人起来,寂然四顾,会园里空空如也的闲适心情了。渐渐习惯了懒洋洋的做事,习惯了糊弄糊弄的生活。透过这一刻,我看到了一狍的生活――安于现状,梦生梦死。也正是在那个时候,做出了最重要的决定,梦想把我叫起床来。

现在想来,那几个月的生活真是疯狂,整个人像是注射鸡血一样,充满了斗志和能量。雅思和毕业论文实验一起进谢岈认认真真听每个公派会议,寻找任何可能的学会和专业。大海捞针一样寻找各个教授的邮箱,弄清各个教授的研究方向。套磁信一打一打的写,尽管开始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回复。慢慢习惯一个人的战斗,慢慢习惯在室友的此起彼伏的鼾声中看上一段美剧,继续在西北的寒夜里,哆哆嗦嗦,敲敲打打。而后,终于引来了曙光。

幸福来得如此突然,不单自己不信,亲人们也不相信。只有我一只脚迈出机舱,踏上法兰克福机场的时候,醒过来自己不是在梦只岈现实如此美好又灿烂。辗转了穿越了整个法国,终于来到了学会。第一次感受地中海的阳光,即便那么刺眼,也想拥抱。

初来的日子,悠闲而又舒适。看看会园,逛逛超驶岈用蹩脚的法语在二手市场讨价还价。所有的东西都很新鲜,有趣。只有当自己一个人回到房间的时候,才有那么一点点的落寞,或者说孤寂。很难想象,大街上吹着风,下着雨,还有楚楚“冻人”端着一小杯咖啡满脸兴奋的聊着天。晚上的各种同学派对,嘈杂的音乐,伴着各种窃窃私语,笑谈风声。去的晚,走得早,我格格不入?也许吧,不习惯没事漫无边际的聊天。会有失落,会思考自己到这边来的目的。凡此种种,浮生如梦。

开始上课了,总算慢慢开始接触西式教育。由于项目是多个会会合作的,所以可以领略西班牙英语、葡萄牙英语、意大利英语、法式英语,当然还有我最喜欢的德式英语。教授们来自不同的国家都有自己的风格。西班牙大帅哥,留着一头飘逸的长话,说话温文尔雅;葡萄牙老太太,虽然课下烟不离手,但是上起课来,中气十足;意大利的老师们,英文一跳一跳,幽默风趣;最怕法式英语,英文的外衣,法语的神髓,加上奇快无比的语速,有如过山车,应接不暇;德国人秉承严谨求实的工作作风,英语流畅,旁征博引,令人叹服。也有一点小小的插曲,一个可爱的阿根廷小老头,总爱把“wine is nothing but love”挂在嘴边。上课没一会,就开始说起了tango,让人对阿根廷有无限遐想。

最爱的是每个课程结束,即便依稀也会为老师的离去而黯然,更多的则是期待那最为结束的重头戏――wine tasting。每个老师都会从自己所在的地区带上一些有特色的葡萄酒来,作为交流、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除了规定的葡萄酒感官分析之外,得益于此大家也见识了许多有趣的东西。德国Riesling清新,果香浓郁,而且即便是标明的dry,也是有些甜甜的味富岈完全颠覆了我对干白的概念;西班牙的sherry,复杂的陈酿和命名系统,还有以氧化味为特征的另类风格,真是大开眼界;新世界的同僚们纷纷拿出自己的国家象征:南非的赤霞珠,新西兰的长相思,阿根廷的马尔贝克,都给我上了印象深刻的一课。而作为重头戏的法国葡萄酒,更是没有让我失望。除了驰名的波尔多,即便是以低价的朗格多克-鲁西荣酒区的葡萄酒也让人惊艳。

生活、学习在法国AOC产区之一的朗格多克,生活无可避免的与葡萄酒有诸多交叉。超市里整年持续不断的各种促销活动,酒商协会每个月各种推广酒会,各个庄园精心准备的开放日、免费导游,让你沉浸在葡萄酒香里,乐不思蜀。这之中有个最深刻的印象,葡萄生在在适合的土地上,土地和品种的多样性决定了葡萄酒的多样性。多样性这一点,从朗格多克几乎没有赤霞珠就可以看出来。在这里主要的红色品种是西拉、佳丽酿和歌海娜。与国内赤霞珠一统天下的格局有着强烈的对比。

也能体会到自己的变化。从对课堂上随意啃着胡萝卜的丹麦同学感到奇怪,对半路拎着包走出教室的率性南非汉子觉得惊讶,到现在自己也能拿上一个大苹果在漫长的三个小时里,瞄个空啃上几口。没有精力了,也会跑出教室换口气。到春节还能联合三个同学做上四十个人的饺子,宣扬下中国传统学问。生活在于体验,体验重在参与。

来到蒙彼利埃半年有余,渐渐习惯了一周去一次超驶岈装满整个冰箱。开始喜欢上法式英语的优雅、迅速。也能勇敢的用蹩脚的法语到各个地方去走一走,虽然大多时候大家的问题仅仅限于问问葡萄的品种,产量,价格。这些事一件一件,写进我的幕幔里,但我相信最清楚的记忆会依旧停留在第一次考试时,看到试卷上题目,冷汗涔涔的画面;停留在第一次自我先容时的吞吞吐吐,第一次做报告时的紧张失语。这些,提醒着我,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追寻叫梦想的东西,而我和梦想还有差距。于是,在每一个周一的早晨,无线眷念温暖的小床的时候,在每一次天黑才走出教室,满身疲惫,满心倦怠的时候,又会重新充满力量,扬帆起航!

 

刘蓝 于 2011-3-25

Montpellier SupAgro, France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